Search

麻豆传媒映画公司招聘信息

乔轻雪赶紧搀扶顾若熙走下台阶去试衣间将婚纱换下来。

“他未免对也太好了!我都要忍不住羡慕妒嫉恨了。”乔轻雪叹息一声。

“所以才会更觉得压力很大。”

乔轻雪同情地捧了一下顾若熙清瘦了的脸颊,“我理解现在的心情,要是换成是我,也会觉得压力很大。不爱的,偏偏对好的好像浸入蜜罐中一样,自己爱的,偏偏遥不可及,总是抓不住。”

“乔乔,我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处在一个赌局之中,不知道到底怎么走,怎么做才是对的。”

“女人的一生,都赌在一个男人身上。选对了,一生幸福,选错了,一生痛苦。我虽然没结过婚,但很理解这个道理。”

“我和陆羿辰……真的已经失败过一次,那是一场失败的婚姻,我很害怕,真的害怕……”顾若熙摇摇头,捂住自己的心口,“好纠结好纠结,我确实背叛了他,选择离弃了他,可在我选择,还要继续跟他坚持下去的时候,我又不能坚定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“顾顾,我知道,我都懂,在遇见感情的事情让,每一个人都是纠结的,越是患得患失,就越是在乎。越是变得敏感,就越是用情至深。”

乔轻雪轻叹一声,将顾若熙的长发在脑后系上了一个马尾辫,这样看上去顾若熙精神不少。

“和陆少之前的婚姻,是不幸福的,大家都知道。不管那时候,们之间到底有多少感情,都是一直在追逐,最后也是他选择的离婚。而现在,就要结婚了,心里还爱着他,犹豫的,不仅仅是父亲的阻挠,还有云少对实在太好了,害怕回头继续选择曾经的失败婚姻,还会沦落到当年的下场。”

顾若熙没想到,乔轻雪真的很懂她的内心,就忽然卸掉了防备,一下子整个人都无力了。

她坐在试衣间的椅子上,看着那一套换下来的雪白婚纱。

夏日阳光下清新女神恬静唯美写真

“他太好了,对我好,对孩子好,我心里清楚,选择他,我能拥有一辈子的幸福。我不想找虐,不想回头,我怕……真的怕,最后回头的下场,还是我一个人痛苦。”

即便那天,陆羿辰也说了,她的离开,他心很痛。

虽然没有说,他爱上了她的话,但也能听得出来,他也爱着她。

可陆羿辰的爱,到底是触手可及的,还是飘渺不定的,她还说不清楚。要是真的爱,他怎么一直不接她的电话,不给她一个说出口的机会?

“乔乔,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我们当初婚姻破裂,又经过了这么多年,破镜重圆,终究会有裂痕存在,而我又即将嫁人,陆羿辰他是个有思想洁癖的人,我怕他总是记挂这种事,一直还是跟我无法心意相通,总是有芥蒂阻隔在我们之间。”

“顾顾,是不是想的有点太多了?”

“因为失败过,才要变得小心翼翼,当年的痛,真的很疼!我害怕了!就像说秦万宁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,我也怕了。”

“顾顾,们的婚礼,还有两天,再给自己两天的时间考虑清楚,怎么选择。换成是我,也真的难以做决断,最后能给自己答案的人,还是自己。不过不管选择哪一个,我都支持。”

顾若熙痴痴地笑了一声,“我哪里还有选择的机会了,父亲已经命令我了,他已经发怒了,我想……这一次,他不会轻易放过陆羿辰,我只能继续和席初云走下去,只有这样,才能不让父亲对陆羿辰更加记恨。”

“好了啦顾顾,我告诉一件事哦,晚上的时候,董少爷的妹妹生日派对,有邀请去哦。要不要一起去,散散心?那个女孩遭遇很可怜,她很崇拜,总想见见,还给我打电话,希望能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。”

“政界上的场合,我想我还是不要去了,我现在的身份,也知道。”她即将成为席初云的太太,席家是最大的黑道,席家人出现在政界的场合,总会让人猜测良多。

“我知道啊,我有问过董少,他说,他没有邀请云少,只是给写了帖子,但是怕不方便接帖子,才叫我问问,他们很希望能去参加。”

董天磊没有邀请席初云,便是有意避嫌了。

政界的人,不管怎么说,都要和黑道的人划清界限,以免被抹黑,有碍将来官路亨通。

顾若熙犹豫了,“那种场合,我真不想去。”

“顾顾,这么跟说吧,董家妹妹,有……”乔轻雪想了下,才说出口,“给她设计礼服的时候,她不是胸部比较平嘛,基本没有什么料的。”

顾若熙点下头,“是啊,二十岁的姑娘了,这一点很奇怪。”

“因为她有病,乳腺癌,已经切除了。十七岁的时候,打击非常大。”乔轻雪附在顾若熙耳边小声说。

顾若熙确实很吃惊,“还那么小,就得这种病。”

“就是说,很不幸,但是……那种病也应该知道,复发的几率非常高,虽然治愈了,董少也说,再复发就是无力回天。谁也不知道,几年后会复发,但也有不复发的可能性,可变数这种东西很难说。”

“太可怜了。”顾若熙经历了妈妈的死亡后,便接受不了,谁再过世的这种噩耗。

“所以现在呢,只要是妹妹想要的,董少都尽力满足,就怕她有生之年留下遗憾。这一次,还特意求我,不管用什么办法,都要让去参加他妹妹的生日宴会。”

顾若熙噗哧笑了,“乔乔,这么卖力地帮他,是不是对他已经……”

“哎呀!说什么呢!我们只是朋友,只是朋友之间的帮助而已。”

乔轻雪居然脸红了。

“羞涩了哦,还说不是。”

乔轻雪捂住发热的脸颊,“我只是觉得,在我最孤助无援的时候,是他给了我安慰,还在我感觉世界都黑暗的时候,给了我一点希望,这种感觉很难能可贵,总觉得,应该报答他。”

“哈哈!还说这不是动心,乔乔看来要第二春了。”

“讨厌啦!只是感激而已!因为殷凯给我的伤害太深太深,才会觉得那个时候给我帮助的人,很可贵而已,不懂啦!”

“对对对,我不懂,我不懂,懂!”

乔轻雪的脸颊更红了,“真是讨厌的家伙!赶紧出去吧,不然云少等急了。”

顾若熙起身往外走,乔轻雪又赶紧喊住她。

“顾顾,晚上的聚会,到底去还是不去?”

顾若熙笑着回头,“都这么求我了,怎么也要帮一把啊,让外人看看,我们乔乔办事有力,价值无限。”

“真的好讨厌!”乔轻雪被顾若熙揶揄的脸颊更红了。

一行人往外走,还没到门口,就看到一道高颀的身影,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了进来。

大家都愣住,停下脚步。

乔轻雪方才还有些泛红的脸色,当即煞白。

怎么会在婚纱店遇见殷凯!

顾若熙抿嘴一笑,歪着身子靠近乔轻雪,小声说,“偶遇哦,记得某人刚才还说,偶遇就是缘分。”

乔轻雪瞬时脸颊又红了,低嗔一声,“讨厌!”

殷凯一副风流不羁的样子,一进门当即吸引了很多工作人员的目光,已有人迎上去,恭敬地询问殷凯。

“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需要?要选婚纱吗?”

殷凯不说话,一双蓝色的眸子直端端地看向乔轻雪,高贵的手指遥遥一指,“过来。”

那命令的口气,霸气十足。

乔轻雪眉毛一竖,才不要听他的话。

“过来!”殷凯又好像召唤一个不听话小孩子的口气,召唤了一声。

乔轻雪的眉头倒竖的更加笔直,依旧静立原地,冷目瞪着殷凯。

“叫过来,没听见吗?”殷凯不耐烦地招招手。

乔轻雪依旧不理会,完当殷凯是空气。

殷凯有点恼了,不屑地扬头冷笑一声,一手放在西裤口袋内,直接走过来,插入这行人的队伍,一手直接搭在乔轻雪的肩膀上,直接将乔轻雪硬生生给带走。

“放手!”乔轻雪用力挣扎。

殷凯的手臂好像铁铸一般,直接将乔轻雪娇小的身体搂入到胸膛之内,硬是带着乔轻雪走入里面婚纱展示的区域。

夏紫木和顾若熙对视一眼,俩人都耸下肩,继续往外走,谁也没有插手去救乔轻雪。

“喂!顾顾,夏夏!们等我一下,别走!”

乔轻雪用力喊着,还是没能挽留住两位好友推门而去的背影。

“们两个!”乔轻雪气得咬牙切齿。

“看看吧,什么好朋友,完把抛弃了,还是我好吧,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。”殷凯大言不惭地自我提升价值,气得乔轻雪又是一阵咬牙。

“要干嘛!这么多人,不要拉拉扯扯!”真是烦死他了。

“居然给我手机拉黑,我都没找算账,还不听话激怒我!”殷凯不理会在怀里张牙舞爪的小女人,从那些模特上的婚纱一一走过,都觉得不满意,一阵摇头。